时间已经来到了春季,但是北方边境依旧风雪弥漫,这里的大部分时间都是这样的天气,只有少部分的月份大家才知道什么叫炎热。

  苏墨上一次来这里的时候,还是一个比较晴朗和温暖的天气。

  这一次,苏墨没有来,两个强力的帮手替他走了这一趟,这两个人其中一个身上布满了野兽的纹身,另一个一身黑衣,脸庞像是笼罩着轻烟,根本没有人看的清他的面目。

  他们不是大陆最强大的那批人,但是对于这个边陲小镇来说,大概就只有治安官索林才能对他们产生威胁。

  镇子门口把守的人,对于这样奇装异服的两个人竟然没有任何的觉察。

  他们当时大概直接的眼前黑了一下,然后就连能力者的背影也看不到了。

  影子率先失去了身影。

  他的身体介于阴影和物质之间,明显比以前只能靠着格斗大师能力要强大很多了。

  影子异能,是他的本身异能,总有一天会超越这个不能升级的格斗大师能力。

  没过多久,他就回到了兽王的身边。

  “治安官不在镇子上,我们似乎可以直接把他的那只狗带走,你来,还是我来?”

  “还是我来,你负责把那封信放在治安官能够看到的地方,然后咱们就离开这个地方吧,我讨厌北方的天气。”兽王裹紧了自己身上的棉布衣服,这是他拒绝穿皮衣需要付出的代价。

  说完话,兽王仰起头,发出了一声呜呜的鸣叫。

  很快就有一只大狗跑过来,看到兽王之后先是困惑了一下,然后就把它主人抛之脑后,屁颠屁颠的围着兽王献媚了。

  “我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,明天你的主人就会去接你。”兽王弯腰拍拍大狗的脑袋,然后站起来向镇子外的车站走去。

  大狗随后跟上,它感觉得到兽王的善意。这是除了治安官另一个可以让它无条件信任的人。

  而影子也留好了书信快速的离开。

  治安官回来之后,就看到了那封拜访很明显的书信,打开一看差点一头晕过去。

  尊敬的治安官大人:

  令宠可爱,带走同游莫甘山,名山胜水,尽付南国时光,唯恐明日日落之时肚饿,无以果腹,还望治安官大人多备酒菜,恭候大驾。

  您亲爱的克里斯托弗·瓦尔兹。

  后面的署名略显熟悉,他连忙拉开抽屉拿出了一张纸,打开对比字迹。

  果然——

  尊敬的治安官大人:

  我想您一定在骂我是个无耻混蛋,即便我手下留情放过了您在这个世上唯一的牵挂。

  您可以称呼我为克里斯托弗·瓦尔兹,之所以不是汉斯,自然是这样可以多一点字数……

  永远爱你的:

  克里斯托弗·瓦尔兹!

  无耻!

  治安官大人发出了和上次一模一样愤怒的吼叫声,这个窃贼,时隔多日,他再一次的出现了。

  第一次偷走了他家里的汤锅,第二次拿走了大狗脖子上的项圈,这一次居然把狗直接给偷走了。

  他到底怎么做到的!

  自家这边什么都没有感觉到,活生生的大狗就不见了。

  不过,在愤怒的同时,治安官索林也稍微松了口气,至少这个胡乱留个名字的家伙,他不是一个残忍的人。

  不然的话,上一次就不止是偷走项圈那么简单了。

  莫甘山!

  那地方要坐火车过去,属于稍微偏西南一些的地段,这个该死的家伙很明显要把自己引过去。

  “大人,要不要派人去追索一番?”仆人战战兢兢的问。

  “不用,帮我收拾东西,我要出门一趟。”治安官索林拉开抽屉,拿出了自己的短枪。

  犹豫一番之后,他又按了一下墙面,上面弹出一个暗格,一把古朴陈旧的长弓就躺在里面。

  然后他还摸出来一个哨子,带足了装备。

  仆人们准备了战马,干粮,一队骑兵也在镇子外开始集结,已经阔别沙场多年的治安官再一次准备出征了。

  为了我的狗狗!

  苏墨之所以选择这位边陲治安官大人,那是因为他必须为这一次的行动找一个见证人。

  这个人不需要位高权重,但是必须是一言九鼎,能够让人很信服的那种,只要他见证了一切,就容不得斯坦大公去耍赖。

  苏墨上次从治安官大人那里离开的时候,带走了一些子弹,还带走了一把剑。

  上面刻着一行字。

  谨以此剑,授予多特治安官索林阁下,东区司令官韦尔斯利,联邦历一百七十二年冬。

  他很好奇,一个联邦大佬,为什么会赠与边陲治安官一把剑。

  后来查了一下,才知道一个事实。

  索林·萨特!

  这个姓氏非常的有意思,和联邦的萨特公爵同一个姓氏。

  而萨特这个姓氏可以追溯早非常久远的时期,这并不重要,重要的是东大陆三个国家在分裂之前,那是属于萨特王朝的时代。

  萨特一分为三,只有暴虐的末代皇帝被绞死,萨特王族的血脉并没有断绝。

  索林估计就是萨特家的人。

  他墙上挂了一大堆剑,基本上都是某某公爵,某某战区大佬送的。

  在没有安定下来之前,这位治安官阁下还曾经在北方军团服役接近二十年。

  这真是一个完美的证人啊。

  而且这个证人苏墨请的动,只要把他的狗狗给掠来,治安官大人就会乖乖地就范。

 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嘛!

  浑然不觉自己已经开始用反派的用词来解释自己的行为,苏墨第二天在哈金斯集结了大量的玩家。

  大家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,也不知道此行的任务是什么。

  参与和苏墨谋划的那些大公会高层,没有人会去到处乱说,大家都担心去的人太多声望不够自家分。

  再说了,万一走漏风声让试验场那边有了准备怎么办。

  平时可以利益相争,今天这事不仅仅牵扯到利益,还牵扯到做人的底限问题,斯坦大公拿人做实验,已经触犯了正常人类所能容忍的底限。

  “出发吧,我让大家多带祭司和牧师,带了没?”苏墨问。

  “放心吧,我把我们家的祭祀、主教和牧师全都带上了,他们从来没有享受过今天这样的待遇。”十方明亮很认真的回答道。

  不知不觉中,他就承认了苏墨今天的主导地位。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6book.com/book/56792/706/