库亦巴部落居住地就在科尔沁主部落西南约百里处。部落居住地东南是一片林子,西北是几个土丘。在冬天这几个土丘就可以为部落阻挡从西北方吹来的寒风。西南有条小河,而东北方向才是日常部落里的人出入的路径。

    那骨察听说附近的两个小型的部落已经迁回科尔沁主部落附近了。他听说以后只是冷哼了一声。因为他觉得没必要,科尔沁的勇士什么时候怕马匪了。所以他只是加强了巡逻和防备,把部落提成战备状态。也没有想过,为什么孔果尔只是让两个小型的部落迁回去,而没有通知他。

    天色慢慢的暗下来,又到了一天里晚饭的时间。那骨察骑马在部落周围巡查了一圈,没有感觉到有问题。这才回道自己的蒙古包。把马匹扔给自己的家奴,然后他坐在大帐内,准备喝上一杯烈酒。这么冷的天,不喝一杯酒真的熬不过去。

    不大一会儿,酒菜端了上来。那骨察抓起酒壶先喝了一气,然后抓起面前的熟肉,填进嘴里。

    “不错,老达尔特吉的手艺越来越好了,这肉的味道真是香急了。”那骨察边吃边夸道。

    一大块肉吃进肚子,那骨察这才倒了一杯酒,慢慢喝着。从门外走进来他的二夫人,进来坐在他身边问道:“老爷,我听说附近的两个部落都迁回去了。咱们的部落也要迁么?”

    “迁回去做什么?那都是窝囊废才做的事。科尔沁勇士,竟然会惧怕马匪。我们不会迁回去的,你们和孩子这段时间不要出去就好。”那骨察不屑的说了一句,然后叮嘱道。

    “这大冷的天,出去做什么?我只是问一句,如果要迁回去,我好和姐姐早些做准备,把东西收拾好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收拾,在家待着就行。”那骨察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我去告诉姐姐。顺便再给你端些肉来。”二夫人为那骨察倒满酒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这牛肉不错,再来一些,酒再来一壶。”那骨察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的,老爷。”二夫人答应一声走出蒙古包。

    “嗯,真的不错。”那骨察说完,一口气把杯中酒喝光,然后抓起一块肉大口吃起来。

    只是刚刚咬了两口,还没有来的急吞咽。就觉得大地在振动,那骨察把手中的肉块扔在盘子里,用布擦了擦手,一口气喝完酒壶中的酒。站起来就开始穿戴盔甲。因为他知道,这大地在振动,就是马匪来了。

    “该死的马匪,碰到我那骨察,也是你们的不幸。等着我去收拾你们吧。”那骨察说着穿戴整齐,准备出去。正在这时二夫人端了一盘肉进来,一看这架势立马就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老爷,是马匪来了吗?我们要不要逃走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看好孩子和家。等我回来即可!”说完走出自己的蒙古包。

    “来人,集合,马匪来了。”那骨察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家奴转身跑去着急士兵。不大一会儿,库亦巴部落里剩余的八百多科尔沁勇士就排队站好了。

    “科尔沁的勇士们,马匪出现了。就在我们部落的西北方。他们喝寒冷的西北风一样烦人。他们要抢走我们的物资,杀害我们的兄弟。你们答应嘛?”那骨察大声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答应!”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那骨察再次问道。

    “杀光他们!”所有的库亦巴男人喊道。

    “好,随我去会会那帮马匪。”那骨察说完领头飞身上马,向部落西北角跑去。后面的部落勇士骑马跟随而上。

    马三宝领人稍稍的靠近库亦巴部落,趁着部落里吃饭的时候,发起袭击。自从他第三次袭击以后,好多部落都警惕起来,一而再,再而三,有没有人回想到,马三宝他们还会这样再次降临。但是真的有人想到了,而且给马三宝这群人挖好了陷阱,等着马三宝往里跳。

    天色阴沉,虽然现在还并不晚,可是四周的景色都已经暗了下来。马三宝稍稍靠近到库亦巴部落西北角的土丘后,又慢慢的上了土丘。从土丘上看到炊烟袅袅的部落。

    “准备!”马三宝命令道。随即所有的人都在检查自己的装备,还有马鞍的固定绳索。检查完毕,给马匹带上面具和护具。自己也收拾完,飞身上马,带上了骷髅面具。

    “杀!”马三宝这次骑着一匹灰马,在灰色的天空里,隐蔽性更好。马三宝拍了一下灰马,小白龙吟一声,反蹄亮掌的向土丘下面的部落冲去。随后就是窦通和阿里朵,然后是羽红光,莫折达吉,罗远,毛成宪。然后是十一亲卫还有三子,然后就是特卫队。就着下坡,马速提的很快。几息时间已经靠近了库亦巴部落的居住地。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在部落里马蹄声声,一队人在一个黑大汉的率领下冲了出来。拦在了骷髅兵前进的道路上。

    那个黑大汉身高一米八多,脸上也是黑乎乎的加上络腮胡子,根本分不清那里是脸。身穿牛皮盔甲,胳膊比马三宝的腿都粗,看上去就是身强力壮家伙。坐下乌骓马,手使一对镔铁狼牙棒。

    “什么人敢来我库亦巴部落撒野!快快报上名来,我那骨察手下不死无名之鬼。”那骨察大声的喊道。

    “桀桀桀桀!哈哈!嘿嘿~我们是骷髅王手下的骷髅兵,今日特来你的部落借一些马匹牛羊等物资。识相的赶紧闪开,如若不然,今日就是你们的死期。”马三宝用起内功,用怪异的腔调说道。这种腔调在大晚上听,直接能让人掉鸡皮疙瘩的那一种。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什么骷髅王,只要有我在,你们就别想跨进库亦巴部落。来吧!”那骨察大声怒斥。

    “哈哈,骷髅王行事,还有你反对的道理?你活够了吧!”突然另一个生意传了过来。那骨察听到后心里更是发怒。和传言里的一样,这群马匪都是大金的口音。

    “废话少说,要想进我的部落,除非你打我的尸体上跨过去。”那骨察大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吆呵!还挺有骨气。只是,那有能如何!有骨气的也不是你自己,他们现在都已经去骷髅王那里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杀!漆黑的夜里正是我们举行盛宴的时刻!”

    “杀!”惨白色的马匪们再次冲了过来。

欢迎大家访问:笔趣阁
本文地址:http://www.566book.com/book/40616/461/